ABC小说 > 大洛武神 >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大将军亲卫
      此言一出,屋中的气氛顿时一变。
      黛芙妮娜转过头,望向那几个神色不太自然的“幽州镇武司武侯”,笑容温柔。
      沈剑心沉着脸,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冰冷。
      “我的耐心是有限的,尤其是对你。”
      何为侠客?
      侠者,便是世间好人的守护神,同时也是坏人的索命鬼。
万博赌博app举报尽然没用      沈剑心对其他人一向很有耐心,无论是面对裴世雄的针锋相对,还是林慕白的笑里藏刀,亦或是襄州镇武司的冷嘲热讽,他都可以理解,因为他们各自站在不同的立场,有各自的一份小心思,两个同辈武人是为了面子,而襄州镇武司本就是受害者,要强求他们不偏颇本就不现实,可对古先生这种靠人命来发财的货色,他可不会那么迂腐。
      古先生抬起眼,望向眼前这看着最多不过十六岁而已的少年郎,不得不感叹一声岁月不饶人,曾几何时,他也是如此的锋芒毕露,横冲直撞,可随着他地位越来越高,所拥有的权利越来越大,他却反倒是变得束手束脚了起来。
      不光是因为一句初生牛犊不怕虎,应当是说,越是一无所有的,便越是勇猛无畏。
      可古先生是何许人也,他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一代枭雄,故而很快便平复了心境,伸出手,两指按住那柄古怪长剑的剑尖,语气不疾不徐地回答道:“他就是一个疯子,是跟你一样的疯子,做事毫无规矩,莽撞自负,自以为在长安习了一身艺,就可以回来改变世道,年轻人,你就算再问上我一百次,我也是这个答案。”
      沈剑心闻言,嗤笑一声,旋即脸色猛地一变,伸手一把将古先生从桌位上拽起,凛然冷笑道:“好啊,那我就不再问了,回到长安,自然有人会好好招待你,希望你到时候,也还是可以这么硬气!”
      旁边那帮“幽州镇武司武侯”见状,立马伸出手阻拦道:“不可!”
      沈剑心一下转过头来,冷声道:“怎么,你们幽州镇武司为了保住这种渣滓,已经不惜与我长安镇武司作对了么?还是说,这其中的关联太大,你们不得不如此为之?”
      一人听罢,立马不阴不阳地道:“我幽州司又不是你长安司的下属,为何要听你们的?就凭你们几个,便想跳过我们直接从幽州抓人,怕是有些天真了吧。”
      黛芙妮娜笑眯眯地道:“你若不服,可以试试。”
      那人当即不屑一笑,朗声说道:“好啊,那我倒要看看,就你这区区一介女流之辈,带着三个不知所谓的臭小子,又能在我幽州做什么!”
      话音刚落,刚说话的那人便直接撞碎了身后墙壁,一下子飞了出去,整个过程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而已,其余几位“幽州司武侯”见状,尽皆愕然。
      却见黛芙妮娜左手列盾在前,护住己身要害,右手持矛,斜指对面心口,双腿一前一后地弯曲站立,身子重心下落,这是最标准的沙场战士攻防一体的姿态。
      “在我的家乡,无论是男人,还是女人,只要有实力的,便可以得到尊重,但你们大洛人,似乎总是习惯瞧不起我们女人呢。”
      心中战意勃发,一层浑若实质的金光从其体内涌出,转眼间便覆盖其全身,恍若那九天神邸的金身降临,霸气外露,对面之人一时之间,竟不敢上前,更不敢再撂任何狠话,毕竟刚才那口出狂言的同伴,在这女子面前,竟连一招都接不住啊!
      可就在这时,头顶房梁处,却是突然破开了一个大洞,一位身披银白色战甲,腰跨长刀的人影从中落下,激起一地烟尘,他一从上方闯进来后,便不由分说地立即拔刀斩向了旁边的古先生。
      沈剑心心中一惊,手腕翻转,长剑一横,明明表面无甚锋芒,可对面那神秘人的身上却是突然响起了一阵丁零当啷的脆响,一道道剑痕在战甲表面生出,在这一瞬间,他仿佛是被万千长剑不停切割。
      “当啷!”
      刀剑相撞,一股沛然巨力从手持长剑的剑身上传来,沈剑心忍不住闷哼了一声,往后接连倒退数步,身旁的裴世雄见状,竟没有一丝犹豫,赶紧上前伸手扶住了沈剑心。
      二人意见相左归意见相左,就连看不惯对方,想教训教训他也是真的,甚至在襄州的时候,他也会选择站在沈剑心的对立面,与之针锋相对,因为他坚信自己是对的,可在这不知来历的外敌面前,他依旧是下意识地选择了与沈剑心一起,共抗强敌!
      这既是“长安镇武司”这五个传承百余年的金字招牌所带来的一种凝聚力与骄傲,也是他裴世雄这辈子做人的原则之一,事分轻重缓急,与他是否厌恶对方无关,这也是他裴世雄与林慕白之流所截然不同的一点。
      二人运起体内真气抵抗,却依旧是一并往后倒退了数步。
      不过来者虽强,但这两人一位修炼的是那《太玄剑经》,其本就是一部货真价实的天品真经,哪怕只有半部,但也足以让沈剑心的实力提升到远胜同辈武人的地步,而另外一个虽然稍有不如,却也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,这二人合力之下,再加上对方似乎也未对他们动杀心,故而最终只是被逼退,却没有受伤。
      沈剑心心中感动,忍不住转头瞧了裴世雄一眼,朝其轻轻点头,而裴世雄却只是冷哼一声,并没有多言,毕竟帮你不代表我认可你,只是因为我们现在都是长安镇武司的武侯而已。
      再看这边,在那神秘的银甲人突然从屋顶落下,并与沈剑心交手之后,一旁蓄力已久的黛芙妮娜也动了。
      双方交上手,刹那间,金光闪耀,银芒爆发,修为不够之人,甚至什么也看不清楚,只能听到一声让自己耳膜都感觉嗡嗡作响的剧震罢了。
      “当!”
      仅双方这一次交手后所产生的余波,都逼得周围的人不得不赶紧退开,暂避锋芒,可就在这时候,却有一人不顾凶险,逆流而上,伸手抓向了那关键的古先生,不过入手的,却只是一件对方身上的衣服罢了,而他的真身,却已经不知去向。
      沈剑心见状,心中一突,一把丢掉了手中那已经毫无作用的衣物,同时怒喝一声道:“绝不能让他跑了!”
      说罢,便立即转身往外冲去,想要继续追捕古先生,倒是林慕白却突然将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,看他那样子,好似是认出了来者,竟伸手大喊道:“别打了,别打了,大家都是自己人!”
      可心中憋闷,正愁无聊的黛芙妮娜哪儿会管这个,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位能够全力出手的对手,她又岂会轻易放过呢,手中盾牌往上一挡,直接以蛮力撞开了对方劈下的长刀,然后猛地一脚踹在了那人的腹部丹田!
      不过,就在接触到对方身上银色战甲的瞬间,黛芙妮娜的腿却被一股螺旋劲道的力量所吸住,于此同时,那人一下丢掉了刀,双手死死地抱住了黛芙妮娜的腿,然后高声大喊道:“哎哟,再打可就真的要死人啦!”
      未着寸缕的小腿处被这登徒子给偷偷地捏了一下,可黛芙妮娜却丝毫没有动怒,应该说,在各种战斗中长大的她,就是一位真正的战士,而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女子,但凡是小看了这一点的,最后都会被她用实力征服,这就是她家乡的规矩!
      当下她只将那条被对方给死死抱住的右脚朝下重重一踩,然后以其为支点,灵活地从地面跃起,左腿闪电般地踢向对方面颊。
      可那人的反应亦是极快,当即一把松开了手,双臂交叉在面前,璀璨的金光在其面前炸开,将他踢得倒退开来,可最后却依旧是无功而返,而他在成功挡住了这一脚后,心中暗骂一声这臭婆娘好大的力气的同时,赶紧伸出手大喊道:“停!”
      然而,打得正是性起的黛芙妮娜却是不管什么停不停的,在落地的一瞬间,她身上的那层金光微微一暗,但手中所握长矛上的金光却是突然爆发,在长矛的末端,好似出现了一条小尾巴一般,然后被她一手掷出,直朝对面杀去!
      就在她掷矛出手的瞬间,那已经先手丢了刀,心知自己赤手空拳可挡不下这一击的男子,无奈之下,只得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黑铁令牌。
      霎时间,整个屋子仿佛变身成为一座万人战场,金戈铁马,万箭齐发,惨烈的厮杀声,从四面八方不断传来而来,重重杀机,一下笼罩众人,各种幻象,宛如实质。
      黛芙妮娜见状,眉头微蹙,赶紧先闪身以那面盾牌护住了林慕白与裴世雄二人,可就在下一刻,一切幻象皆烟消云散,好似从未出现,而那年轻人则依旧手持令牌而立,朝众人朗声大喝。
      “吾乃大将军座下亲卫林长庚,今日奉大将军之命,前来诛杀古三生,试问谁敢挡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