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 > 洪荒之元阳道人 > 第八十五章 鸿钧之言,玄门之变
    圣人不再至高无上,头顶之上也挂着一口利刃,好似随时就能落下。

    接引和准提心中也有些寒冷,但是旋即又想起天道至公,鸿钧即融合于天道,便应该以天道为常。况且他们圣人也是维持天道运转的无上存在,鸿钧也不至于无缘无故地就大开杀戒!

    想到这,,众圣也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有威胁自己生命的存在,真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!

    “尔等众圣随吾上紫霄宫,吾有事要吩咐!”

    这时,鸿钧又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圣俱是一怔,随后反应过来,恭敬地道:“弟子明白!”

    鸿钧微微颔首,竹杖轻轻一点,下一刻身影便陡然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众圣对视了一眼,却见通天冷哼了一声,脚步轻轻一迈,便消失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接引和准提朝着太上和元始轻笑了一声,身影闪烁间已然离开。

    元始看着太上低沉道:“大师兄且去,吾还要吩咐门人一番。”

    太上颔首,也没再说话,也是迈开了脚步朝着紫霄宫而去。

    西岐芦蓬之中,元始端坐云床之上,扫视了众人一眼,淡淡道:“如今杀劫已过,众弟子们可以回转昆仑山,再享清净身;子牙,前方再无难路,你可直破朝歌!”

    “等攻破朝歌城之后,建立封神台,等候分封诸神!”

    “为师还要去哪混沌天外紫霄宫,尔等先行回转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阐教弟子皆是露出了笑意,恭敬道。

    元始天尊点头,神念微动,身体已然突破重重虚空,直朝天外天而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混沌海,紫霄宫中。

    鸿钧道祖高坐于混沌道台之上,下方六位缠绕着光芒的身影端坐在蒲团之上。

    “大劫将终,三界清宁。待此劫过后,尔等必须把道场搬到天外天之中,非大劫到来不可出手!”

    鸿钧睁开双眼,眼中白芒一片,闪烁着深邃。

    “是,弟子遵命!”

    诸圣虽是惊讶,却也只能无奈地应下。

    鸿钧见状,满意地点了点头,随后身形一卷,直接消失在了道台上。

    显然,事情吩咐完毕,紫霄宫准备送客了。

    就在众圣准备起身离开之时,接引和准提突然双手合十,轻念了一声:“阿弥陀佛”。随后看向诸圣,淡然道:“从今日起,西方教改名佛教,不入玄门之列!”

    此言刚落,天道有感。苍穹中一道占据了整个天空的金色河流陡然出现,随后,这条河流剧烈的波动了起来,河水在沸腾。

    “剥——”

    低吟声响起,那金色河流竟是有一部分剥离了开来,化为一团云气笼罩了小半个天空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——”

    剧震同时在三清的脑海深处响彻,三人在这一刻感受到了玄门气运的剥离和衰落!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太上圣人和元始天尊脸色同时变了,不由得站起身,怒视着接引两人。

    通天却在一边冷笑,并没有任何动作,也不知道这冷笑是对着太上和元始。还是对着接引和准提。

    而么女娲娘娘却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,心中同样在冷笑。

    她不立大教,玄门气运的强盛或者衰落都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接引再次低吟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两位道兄,西方教改名吾等可以不管;但是脱离甚至分离玄门气运却是过分了吧!”

    元始天尊脸色阴沉地可怕,周身隐隐缠绕着杀意。

    准提恍若未觉,微笑道:“道兄此言差矣,老师曾言,西方不入东方,也不属于西玄门。今日,吾和师兄立下佛教,乃是顺应天道,而且吾等同为老师门下,玄门气运自是有吾等之份。”

    元始闻言,怒火更甚,一双眸子吞吐着杀意,冰冷地看着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霎时间,紫霄宫中,气氛一下子冷凝了起来!

    太上向前迈出了一步,道袍猎猎,无风自动,原本漠然的表情此刻布满了阴沉,显然是震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强制压下了心头的愤怒,淡漠道:“吾等双方去混沌做过一场,胜者为王!”

    接引和准提对视了一眼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随即,众圣踏步,走出了紫霄宫,向着混沌深处走去。而女娲娘娘却是摇了摇头,返回了道场。她虽然是圣人,但也是一位女子,自然不会喜欢掺和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混沌深处。

    接引、准提和太上、元始互相对立,而通天站在一旁,双手抱胸,冷笑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先前还是一副亲密联手的样子,此刻却就这样翻脸了,圣人的脸皮就这般不堪。

    “通天师弟,你也是道教之圣!那西方二圣分裂玄门气运,吾等道教气运大损,恐怕师弟也不愿意见到的吧?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带着冷意的声音在通天脑海中响起。

    通天微微一怔,侧头看向了太上圣人。之前的传音之人赫然便是太上!

    只见太上圣人脸色淡漠,双眼紧紧注视着西方二圣。但是通天却能感觉到,他眼角的余光正在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呵,尔等都已覆灭了贫道之截教,吾之道途也已然大毁,这道教气运对吾来说,还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通天冰冷的声音传入太上识海。

    太上似是沉默了下来,过了很久才缓缓开口,“通天师弟,截教大兴之日,吾自会相助:况且,那佛教分封玄门气运却是不可逆之事,一消一涨之下,吾等道教定将气运衰落。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!通天师弟还请三思!”

    “也不要用这种大义压贫道,那西方二圣固然于吾有仇,但你们也是灭吾截教之凶手,贫道又岂会和你们联手?”通天甩袖,迈步离开了混沌,在消失的前一刻,冰冷地道,“贫道自会向西方二圣做过一场,但并不是于尔等联手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那通天不愿联手?”

    元始的神念在太上的识海中波动起来,他之前就看出了太上和通天在交谈,应该是劝说通天联手对外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通天突然离去,显然劝说失败。

    “那通天竟然这般不顾全局,真是枉为圣人!”

    元始暗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太上却是侧头看了他一眼,心中却知晓,这玄门气运分裂,对他阐教的影响最大。

    此时,封神劫即将过去,阐教大获全胜。眼看就到了收获的季节,这西方二圣却突然来了这一幕,这如何不让元始疯狂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事情太上也不好看口,只能摇摇头,无奈道:“通天师弟的截教衰败,心中有怨,也怪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太上道兄,还要战吗?”

    接引道人双手合十,低吟了一声,淡笑地看着前方,“二对二!或许你们能占了上风,但也绝对奈何不了我们!”

    太上和元始闻言,脸色更加地难看了。

    双方一时间陷入了僵持之中。

    对于混沌之战的后续,通天也没多加理会。只是穿过混沌,来到了金鳌岛中。

    看着岛上冷冷清清的模样,他不由得陷入了沉思。